澳消防员“引火回烧”灭火意外失控多栋建筑物被烧

中新网12月17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澳大利亚当局16日表示,为控制东部森林大火,消防员采用“引火回烧”的方式灭火却意外失控,造成多栋建筑物烧毁和数条主要道路中断。预计澳大利亚还将出现一波热浪,气温恐将屡创历史新高。

“引火回烧”(back burn)是用受控火势预防性阻绝大火的灭火方法。这起因“引火回烧”引发的意外发生在悉尼西北方约250公里处,当时消防员正设法用“引火回烧”,阻止已蔓延约378000公顷的野火扩散到社区。

王励弘 瑞思教育董事长兼CEO

完善数字化运营流程,构建延展性综合平台,打造瑞思“数字化跨学科素质教育新生态”

我把第一个问题延展一下,在回顾我的职业发展时,很多人会说,也挺难得的。为什么呢?我最早是在证券业,刚刚开始的时候在中国证监会做监管,也比较快的时间坐到了比较重要的位置;在那种情况下,我决定转型做投资银行,我觉得如果一个市场的诞生是有需求的,资金的来源是最重要的,当时投资银行的工作就是为中国的企业融资,我认为在这个市场的前沿能够做更多的事情,所以我做了第一次转型。

问题四:公司在2019年三季度收购了石家庄的一些加盟校区,转为了直营校区,这种收购未来是否仍然有规划,对于收购的标的有什么样的标准?

关于未来,瑞思将继续延展业务的深度和广度,纵向拓展瑞思覆盖的年龄段,横向拓展科目品类。王励弘指出,“过去两年里,我们一直在看国内外关于STEAM的课程,但是照搬国外课程体系到国内并不适用于国内学生的情况,而国内STEAM课程的课程体系、评价标准、教学流程等各层面都还没有固定下来,仍旧处于刚刚兴起的阶段,所以我们最后决定自己研发课程体系。现在STEAM课程已经展开试点,之后会嫁接更多素质教育课程,如编程、科学类、艺术类课程等等,瑞思正在构建数字化跨学科素质教育新生态。”

素质教育赛道市场广阔线上线下融合成必然趋势

但是庞大的需求市场对应的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分布不均,更多家长选择让孩子参加线上线下课外辅导来做教育的补充,以求孩子在竞争中脱颖而出。对此,王励弘认为:“线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育场景,线上的教育是对线下教育的一个很好的补充,真正的竞争不是来自于线上或者线下的形式,而是在于谁能够提供更有效的素质教育、好的课程、好的产品,通过数字化以及其他科技手段提高学习的效率和兴趣、制定更有针对性的、个性化的学习方案和体验,达到更好的素质学习效果。”而瑞思始终坚持的线下+线上的混合教学模式,保证全英文浸入式的教学质量。

问题二:面对线下品牌激烈的竞争,瑞思从竞争中如何找到突破口?

为近一步践行素质教育,更好地提高孩子学习兴趣和思维活跃度,助力孩子思维能力培养更有效,瑞思将完善数字化运营流程,构建延展性综合平台,打造瑞思“数字化跨学科素质教育新生态”。

深耕素质教育,突显瑞思核心竞争力

瑞思一直将思维能力作为培养核心,倡导将英语作为沟通交流的工具,在浸入式英语环境里,遵循全人教育的方向,实现具有综合素养的国际化人才培养。王励弘强调,瑞思是一个能够打通素质教育多环节的综合平台,具有非常好的课程和产品、有效的规模运营、平台良好的延展性与强执行力的团队。瑞思的课程和产品助力孩子用英语去表达语言艺术、自然科学、数学逻辑中的各种知识,夯实语言交流目标,用英语分析思考、利用多种思维工具和策略,解决生活中的各种问题,促进思维认知的发展。

澳大利亚东部自11月起野火肆虐,截至目前,已造成至少4人死亡,680多栋房屋被毁,烧光的灌木林地达近120万公顷。

所以回答这个问题,加盟商的收购我们还会继续做,同时也会制定更好的收购的方案和收购之后的整合策略。石家庄的收购也是我们第一次尝试,也有很多经验和教训,但是收购路径是一定会坚持的。收购标的的标准首先当然重点城市,包括城市人口、需求等的考量,还有整个管理的水平、提升的空间等等。

此外,她从瑞思业绩、瑞思机遇、瑞思优势等方面做了公开分享,并提出瑞思教育打造“数字化跨学科素质教育新生态”的未来发展方向。

“在未来我们也会进行全面的数字化。”王励弘表示,对于前线从事招生的部门、品牌及市场营销的方式会更多利用数字化营销的手段,通过数字媒体来呈现;对于教学相关的部门来说,课堂授课及课后阅读、作业和测评等用数字化手段线上线下结合起来实现,以更多数字化的工具连接家长、学生和老师,打通多种沟通渠道;对于运营管理,在整个管理平台中全面实现数字化,打通前、中、后台部门,起到协同管理的作用。

从投资人到实业的转型,是(因为)发现实业是在更前沿。只有实业有价值,投资才能产生价值,我投资这么多年又确实管理过很多公司,但是是以管理CEO的身份来管理的。当时我觉得很多CEO有好的地方,也有很多地方让我很疑惑,为什么不这么做,为什么不能换一种方法来做。今天就想把过去积累的经验,和从CEO身上学到的东西实践到瑞思上,这也是我觉得特别有意义的一件事。另外到底在哪个行业,我想了很久很久,我觉得教育这个行业你会有很大的成就感,而且教育是能够影响一代一代的年轻人,影响整个中国的未来。我觉得从投行投资监管做完了之后,可能教育在我看来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实现价值的一个领域。

在这个研发的过程之中,一方面结合了STEAM的这些原理,不管是科技的概念,是工程的概念,也结合了瑞思的教学理念,沟通表达能力、团队协作和领导力都融在STEAM的产品里面,让它既有STEAM能力的培养,又表达了整个瑞思教学的理念。

“中国的家长极其重视教育,在这方面的投入不断增加,中国家庭在课外教育上的投入已经到了7000亿、8000亿人民币一年的水平,而且还在以每年20%、30%的速度持续增长。”王励弘从行业视角分析赛道发展情况认为,在政策引导、教育变革和家长对孩子未来期许的三方协力下,素质教育将逐渐从边缘走向舞台,从附属转向刚需,并成为教育行业高成长市场。

在这样一个基础之上,你去开发新的课程也好、去提升你的现有产品数字化能力也好、去增加我们对学生家长的服务也好、提升我们老师的质量也好,你会做出有竞争力的产品,这个产品只是第一步。第二,就是我刚才提到的,你终究是一个大规模的运营商,怎么把学校运营好,把整个流程做得更好,把整个管理做好,实际上这些也非常非常重要。你可能做出一个非常有趣的课件,能够上几堂好课不难,但是要想从0开始13年做到这么大的规模,然后还有很好效率和商业回报,有教育的效果,这是比较难的,也是每天要想的事情。我其实比较少的去担心某一天出现了某一个概念,更多的是说,我们服务的市场是不是遵守了市场的本质,能够知道用户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,能够更新自己,能够让自己面对新的挑战,能提供更高质量的新的内容和服务。

当地时间12月13日,澳大利亚珀斯一板球体育场外,森林大火熊熊燃烧。

做投资银行很多年之后又做了投资的转型,我觉得投资银行是一个中介,光有了钱企业未必能够发展的好,所以我觉得要从一个中介变成一个主导者,做投资人是主导,你觉得什么样行业企业有前途,你给他资源,而且选择贝恩的时候,很重要的原因是贝恩是以企业发展为主旨的投资机构,他认为投资创造价值,是因为你能够把企业的价值创造出来,所以当时做出了从投资银行变成投资人的转型。

现在我也知道STEAM本身如果作为一个单一的产品,从商业上来讲大家运营都挺困难的。我们为什么做会更有信心,因为我们有现有整个教学的平台,我们有现有学生的群体,也有现有运营的能力,所以我们在现有平台能力和整个教学地图上去做这件事,我觉得是可能会有更好的效果。所以现在也是在两个北京的校区先试点,未来希望能够拓展。

说到加盟商的收购,我想说一下未来瑞思整个增长的来源。第一,在我们原有的规模体系里面,加强学校的拓展,也就是开更多的校区,不管是直营还是加盟。第二,在瑞思3到18岁+年龄覆盖里面,3到6岁是最强的,后面我们也会继续把它做好,做得更有规模。第三,也就是收购,我们一方面是把一些重要的加盟城市和加盟商归于直营体系,这样既能便于管理,对于下一步的发展公司层面也能赋予更多的资源;另一个收购不管是在行业垂直,还是横向,横向就是不同的课程,垂直其实我们还有早教没有做,我觉得这个也是可以考虑的;还有一些科技相关的企业可能也会进行收购。

问题三:公司对于STEAM教育产品的未来规划是怎么样的?

王励弘女士系列答记者问:

问题一:过去您主要在投资行业中工作,现在要开始从一个职业的投资人,转变为一个企业的职业经理人,您怎么看待这种变化?

说线上、线下竞品等等,其实我看过这么多企业,真正是因为宏观的原因、行业特别不好死掉的肯定是有,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企业自己没有做好,自己没有做转型升级,自己懈怠。所以对于我们来说,竞品永远会存在,而且存在的多也说明这个市场有吸引力,所以我不觉得有竞品这件事值得焦虑。但是更多的从瑞思的角度来说,回归我经常提到的商业本质和教育本质,瑞思要提供的课程产品服务,到底针对的是什么样的人群,到底达到什么样的目的,怎么样才能做得更好,这才是瑞思要想的事情。

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乡村消防局(RFS)局长费兹西蒙斯表示,“我们发现情况骤变,火势突然爆发,出现不寻常的燃烧并扩散”。他说,当地有数十栋建筑物被烧毁,但未提供确切数字,尚未传出新的伤亡消息。

刚才说到STEAM产品的规划,因为我们考察这个领域也考察了很长时间,我自己也访问过不少相关领域的企业。我觉得首先对STEAM来讲其实有一个标准问题,国际上的标准和中国现在的标准也不完全是一致的。所以我们在想,STEAM到底要达成什么样的目的;第二,到底我们怎么样达到STEAM要达到的这个综合能力。现在STEAM在市场上很多也是分割的,有专门教数学的、做机器人的、学逻辑思维等等,这都是STEAM的分支赛道。但是STEAM真正贯穿的是我能够在现实之中去发现问题,分析问题,找到解决方案这些综合思考的能力,所以我们希望有一个综合性的产品,而不是分割开来的,因为未来很多东西都是需要跨学科去解决的,是一个综合解决方案。所以这里面也是因为看了标准、因为考察了这些市场的做法,也是因为想了STEAM最重要达到的效果到底是什么,我们决定是自己研发的STEAM的课程。